逐日者

夕露的糟糕物堆积地

日常与更新交叉进行

闭关结束!努力更新!


之前短篇可翻归档,或可前往WP站

对我有什么看法请务必评论

点赞可是无话可说的意思哦

挺糟糕一个人,不适合深交

【露中】一个在夏天一个在冬天

放了一天假在家随便写了个梗,来自这几天的所见所闻和每次看到这两个人的图时的内心吐槽233

欢迎高唱百合歌曲《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》【不】

非常好奇男生之间的友谊到底是怎么样的,大概没这么和谐233不过我看我的男同学们相处模式就总是gaygay的……

当友情向看完全没事啦XD


有些城市像是季节们的宠儿。

比如永恒冻结的大海,或是从来阳光遍地的海滩,某一个季节亲近着它们,似乎准备永远不放开。而有些却卷在复杂的感情纠葛里,短短一天,一个城市就经过了四季。

夏天的这里就是一个好例子,不管是夏初还是夏末,都与春天和秋天纠缠不清。三伏那几天甚至还来了台风,冷风细雨打在身上,会在盛夏里打哆嗦。

但王耀从没觉得冷过,他抖抖下摆,想从短袖校服的下摆挤些水出来。

完完整整两个月的假期已经离他很遥远了,暑假的尾巴都被学校吞进了课程表里。上课还好,他就怕天气太热,每天都会一身汗。结果似乎顺了他的意,两星期的课,下了一周半的雨。

熟悉这个城市的人应该都适应这种潮到白墙发霉的天气,习惯在夏天也带上一件外套。哦……大概除了王耀和他的同桌,布拉金斯基。

谁唱的歌?“一个在夏天一个在冬天”,大概就是指这两个永远不在一个季节的人。王耀好像天生就是个火炉,一直到十月份还会穿着短袖短裤喊热,夏天里每天冰淇淋冰饮料不断,然而那些高热量的食物似乎都蒸发在了火炉里,班里的女生都怨念地看着王耀在校服短裤下永远的小瘦腿。

然而似乎为了维持能量平衡,王耀这么想着,坐了下来,他有一个全年缺暖气的同桌。大太阳的盛夏天也会穿长袖衬衫与校服的西装外套,偶尔下个雨甚至会发现这家伙已经把毛衣背心都穿起来了——而且,永远围着围巾。他的好同桌,伊万·布拉金斯基。

噫,看着就好热。

王耀想起高一时自己还不认识任何人,一眼看上去就觉得不爽的,只有这个视觉上就能带给他热度的坏家伙。军训的时候,王耀都庆幸自己可以排在他前面,否则光是看着他,他就会中暑了。

这也导致他在接下来大半年都没正眼看过这家伙,每次走楼梯撞上眼神,他也总是马上移开视线,不想看这个行走的围巾架。

直到天气转寒,王耀终于套上和周围人差不多的衣服,他搬到了他的旁边,书包在凳子上被甩下的声音似乎吓着了穿得软绵绵的大个子。

“……你好?”似乎是印象里第一次打招呼。

王耀的声音听起来总是兴冲冲的,总之,没那么友好:“唔,你好呀,围巾。”

“你可以叫我伊万。”他的鼻头在冬天总是有些泛红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冷。

可还是围巾让我印象深刻些。王耀没说,折腾着又从原来的位置搬了一堆书过来。参考书永远是最贵最厚最重的东西,上面叠一些课本,最上面是小本的练习册和水杯。这些东西把他的视线彻底堵死了,脚没看见就绊到不知是谁的桌角,水杯滋溜溜从滑面的书皮上滚下来——

好像有人接住了水杯。太好了,没有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。王耀呼出气,玻璃杯碎掉实在是太麻烦,幸好有人顺手……他放下书,隔壁就有苍白的手递来他的水杯。

“谢谢。”他想了想,补上了那个缺失了一整年份的称呼,“伊万。”

对方好像没什么反应,王耀于是伸手去拿回他的东西。玻璃里没有装热水,他从来不喝,冰凉是正常的。奇怪的是,拿着杯子的手也是冰凉的,包了这么多层衣服皮肤还是这么凉,就像……

“你是冰袋吗?”王耀眨眨眼睛。

“什么?”伊万有些不知所措,不过他似乎也有些疑问,“你是暖炉吗?”


然后,冰袋和暖炉相安无事地做了两年的同桌。

冰袋在夏天很有用。王耀有时上生物课困得马上就要一头栽倒的时候,伊万就会伸出手,用他怎么都暖不起来的手碰碰王耀。额头、耳朵、脸颊、手臂……哪里都很有效果,王耀马上就会被冷个激灵,从座位上弹起来,然后听课,然后又开始想打瞌睡,让伊万不得不再碰他一下。

暖炉在冬天很有用。冬天里每天的课间操都被换成了绕圈跑,对于手脚冰凉的伊万来说真的巴不得手套耳罩围巾全备上。可偏偏体育老师就等着揪这些带着围巾手套跑步的学生,于是他的手在冬天总是被冻得红彤彤的。王耀有些看不下去,长跑结束后的课总是悄悄地在课桌下面捂一会儿伊万的手,谁让他一年四季都暖得发烫呢?

后桌的伊丽莎白总是笑着说他们这是天作之合。王耀摇摇头,说才不是呢,他们都没法一起在晚自修之前溜出学校打牙祭,因为卖凉粉的地方从不供应热粥,有烤红薯的地方也从来没有冰镇的饮料。

王耀总是在夏天目睹伊万的迟到,就在他迟到后那节课小声地闲聊:“你每天早上是不是都要花很久穿衣服?”

“什么?”太轻了,伊万没听清。

王耀提了点声音:“我说你在夏天都穿这么多,早上难怪总迟到——”

“那是小耀你穿的太少了啦。”伊万瞟了一眼王耀露出了一大截的腿。

“我觉得还好啊?”话说出口王耀才回头看。呃,周围除了他,所有人都穿着长裤呢。“好啦,不过这样才凉快嘛——午饭吃什么?”

“我早饭都还没吃诶?”

“那你快想,要不我们就溜出去吃汤包。”

“汤包吃不饱……”

“所以让你想!”这一声有些大了,老师似乎望了这边一眼,他们两个赶紧低下头装作在看课本。

又过了一会,讲课继续。王耀混在老师的背景音里,又开始说:“说起来,我下次告诉你吃哪些东西暖身体。总是这样不行呀。”

“不用啦,我有小耀当暖炉就好了~”

“你晚上睡觉怎么办!”

“……洗热水澡?”

“天气这么热还洗热水澡……你看我最近每天都洗冷水澡。”

“咳。”老师咳嗽了一声,然后往他们这里瞪了一眼,这下他们再也不敢说话了。

过了好一会儿,伊万拉了拉王耀的袖角。王耀转过头,在伊万的课本边上看到一小句话,算是闲聊的结尾。

「可别感冒啊」


伊万·布拉金斯基可真是本世纪最大的乌鸦嘴,王耀想,边想边打了一个喷嚏。

他刚问下节课会不会听写英语老师就带着本子进来了,他刚说这周还会不会有小测验啊数学老师就抱着卷子出现了,他刚提醒自己不想感冒……阿嚏……他就感冒了,在不过下了两场雨的夏天。

王耀忿忿地打了两个喷嚏,感觉今天怎么有些冷,一阵风带着小雨点从窗户飘进来,他抖了抖。

哦不,他想起自己没有带伞。

人一生病整个人都模糊起来,他把脑袋埋在胳膊里,就像不亮的太阳,夏天也变凉了。

暖炉不暖和了,可连感冒时顶头上的冰袋都不在身边,王耀伸出手打了打身边的空位置。

不过有来自冬天的外套叠到他的脑袋上。伊万隔着布料揉揉王耀的头:“真的病了?”

“唔……”王耀嘟嘴,尽管他知道伊万看不到。

“那就披着吧,夏天也要注意保暖啊。”伊万也坐下。王耀从外套里探出脑袋,第一次觉得这家伙只穿衬衫也许挺好看的,连围巾也没那么讨人厌。

“你不会冷吗?”他还算担心地问了一句。

伊万看着他笑了:“我有那么体弱多病吗?在夏天感冒?”

“哼。”王耀咬了咬嘴唇,枕着外套的袖子,闭上眼睛。

他们总像一个在夏天一个在冬天,而这一天,夏天披上了冬天的外衣,他们终于近了一些,走进了同一个季节。

秋天就要开始了。

【END】


我怎么会说本来想写成几个月前的Orange那种感觉然而失败了……

以后再也不随便模仿什么文了,模仿自己都不行【哭】


评论(12)
热度(63)
  1. 松尾梨华逐日者 转载了此文字
© 逐日者 | Powered by LOFTER